• 铁人三项

    2009-01-18

    Pan Asia老大们齐聚北京,忙活了一周后的周六,五点起床,八点到九渡河。30公里山路越野后,接四小时年会,再唱两三小时歌,这不是铁人三项是咩

  • 到此为止

    2008-04-13

    刚从一个无聊的约会里解脱,发现自己大概这辈子也嫁不出去了。

    也不是太挑的人,只要求合眼缘,性格合拍,核心价值不冲突,有点小火花,眼看着这世界九成的男人就倒下去了。剩下的一成,又没时间去偶遇。怪不得我们这一代大多数婚内恋婚外恋会发生在办公室,虽然很无趣。

    生命太短,好心情好天气更是难得,不值得花时间缅怀或遗憾。如果这辈子最爱的唯一能爱的最后是自己,或许也不是最坏的选择。

  • 天涯上一张贴,感触很深,想起了过往的很多片断,曾经忽然之间爱上的人,那些恍惚的瞬间。

    小学里谈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个陈浩南式的,比我大三岁(因为留级)。不知道那时候的他怎么会喜欢那时完全“书虫”模样的我,而我喜欢他大概是他照顾我太多,义无反顾的结果是被班主任抹去我一身“官职”。还记得有一次下午去上学发现全班男生的眼神都怪怪的,问来原因是中午有个男生把手弄破了,以为女生会有创口贴,于是翻了我的书包。结果却找出了卫生棉。后来放学时他让全班男生排队到我面前一个个道歉。

    初中时的男朋友,现在想来很觉抱歉。他唱杰克牛仔的歌极好,人的感觉也有几分像,最后我伤他很深。当时我们有些小距离常通书信,初三班主任发现后便几次拆了我的信。于是中考前那段时间他每次只在信上写一句话“天空永远是蓝色的”。

    与高中时的男朋友相处时间最长,了解最多,与他的分手不仅促成了我当时最深刻的成长,还鬼使神差成就了我之后许多事情。他大概也是我唯一一个分手后还能心平气和处朋友的。我们是典型的朋友到恋人的发展路径。一次在他姐姐的婚礼上,他打了电话给我,有点喝多的说了许多,内容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可当时我的感受是希望把它录下,因为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听见如此炙热甜蜜的话语,可惜这句话到现在还是真的。他也是个有点暴力的人,一次他的朋友因为不小心坐到我写的信上,被他打得头破血流。与他的许多细节,现在想来真如隔世。不过也算是曾一起成长,一起任性过。

    大学里第一个男友是大二去香港一起读书时认识的,之前在博上很多次写过他。记得读书时有次去酒吧放"dancing queen"时,他微醺随着音乐摇摆,眼神飘过来的瞬间,感觉自己就那么融化了。大三开始我们相处了两年不到,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分手后才知道在他决定和我结婚的时候,我临阵脱逃了。我当时觉得双方都没准备好,而他说虽然早已原谅我,却从此对婚姻悲观。还记得他做极好一手菜,常常说我笨,在我大四毕业前踌躇要不要join gs@tk时湿着眼眶劝我留下。

    大学里第二个让我刻骨铭心的人也是在香港认识的。现在想来他也是我在高中毕业后遇到的精神力量最大的人,甚至大到有时候感到自己被感召。萍水相逢,电光火石,疏忽分离。离开他的那年冬天我开始在每年最冷的时节心口疼。分开三年后偶然重聚同一城市恢复联系却发现他刚结婚,半个月前再联系到发现他又跳槽。似乎每次我们联系,都在彼此生活的节点,只是我还一直记得那一年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做饭,一直还记得那年我们一起在海边看过焰火,一起在玻璃升降梯里看过城市落下初雪。似乎我们都还没达成那年在玻璃城许的梦想,然而达成时,彼此身边又将是谁。

    [to be continued]

     

  • 出路

    2007-06-03

    一个人的周末,如果已经不想加班或者已经加完班,如果不太累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许健身是最好的选择。

    恢复spinning的第二天,热身时发现右边是一位保养尚佳的中年女子,身形还算纤瘦,脸上是不太淡的妆。于是自己埋头挥汗了一小时,也不敢转头看她。只是觉得很寒,佩服她的勇气,敢于在这么多人面前自毁形象,比不化妆还恐怖的效果。

    曾经说过自己基本只在周末出门时化妆,一来是平时工作本已辛苦,皮肤不能呼吸更不能忍;二则工作日见的都是些熟面孔,天天化也惊艳不了几天,反而一天不化人家还以为你家里出事了。其实说到底,主要是懒,舍不得宝贵的晨睡时间,二来日日化实在伤皮肤,不管用多好的产品,只是个时间问题。尤其到北京后,皮肤状况下的不是一个台阶,更不能乱折腾了。

    尽管闭着眼睛也知道下个周末,下个月,明年乃至与三四年内要做什么,还是偶尔觉得莫名的无聊,一切到了尽头又如何,彼岸真的会漂亮些吗?不知是不是双子都会这样。

    外面的世界过于喧闹,里面的世界无路可逃,到底怎样才好。

  • 片断

    2007-05-01

    *行走
    离开小岛前的最后一夜,和Vivy聊到两点,四点离开酒店,五点机场高速开出,六点托运行李清关,七点一手凯撒沙拉,一手Latte。中午到达首都机场,一路高速两周是心旷神怡的翠色,晴空万里。12点到家洗漱更衣,14点出门小吊带加板鞋参加“北京市*^#$%工作会议”,坐第一排,正襟危坐的领导们跟我的距离恰似几个月前我与升哥的距离,腥风血雨的序幕重新拉开。

    *映像
    此番来去匆匆,除了周末去了趟广州续签之外,并没有太多时间流连。倏忽的几小时,广州给我的印象几乎只有朋友B家的虎斑猫很帅,以及满街的绿荫华盖。周末第二日睡到两点,之后回了趟中大,又拾了遍脚印,匆匆太匆匆,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物
    九天的行程,老板指定要约见四十余人,日程表每日从早排到晚,唯一的好处是某日睡过头之后,依然理直气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抱着大堆资料从大老板面前冲过,仿佛刚从某个持续一小时的morning call里解脱。每个人都是一场未知的旅行,唯一被告知的是预定的行程,而你永远不知道一路将看到怎样的风景,会带着怎样的心情达到什么样的终点。

    *回首
    这几年其实生活波折许多,最大的受益是常常有机会以隔岸的心情看过去的自己,有几分不真切有几分唏嘘。转过这个街角,许多事情就永远成为了过去。我能做的,最多是承认过去存在过一些人事,无他,甚至有时回头都再没有意义。

  • 刚刚好

    2007-04-07

    九点起来,看完一集Boston Legal,坦然给这个周末应该看完的三本书穿上了衣服,之后又坦然地睡到了午后三点半,直到金色的阳光的洒满卧室。去厨房把电饭煲里的排骨菌菇汤温开,回来顺手从冰箱里拿一盒朗姆葡萄干冰淇淋。心情大好,没有所谓的罪恶感。

    开始看书。

  • 周末终于去申请了宽带,闲来偶尔看电视,CCTV10J. Lo和某旅游台做的戴佩妮专题,都让我对这两个女人有了新的看法。从来一直对J. Lo没什么兴趣,觉得没什么让人过目难忘的特质;而Penny一直以为是个细腻委婉的小女子。结果两个辑子看下来,才发现片面了解带来的偏见是多么的可怕,而这两人都是值得重新认识的女子。

     

    第三周周日醒来,窗外传来清晰的鸟鸣,朦胧间日光已覆盖卧室,那一瞬间也不是没有恍惚的。莫名其妙觉得许多人事渐行渐远,而自己的年龄越发不尴不尬起来。站在二十二岁的尾巴上,很多期待,很多无奈。

     

    明晚到上海,周二办签证。Dear Island, I am back.

  • First Day Report

    2007-03-05

    家里宽带大概要周末才能装好,只有趁下班了上来冒个泡。。。Sigh,一过六点办公室就空了,在律所做梦也想不到的Lifestyle阿。。。

     

    几点感想:

    1.  北京巨冷,今天早晨-7摄氏度,我还是一条裤子出门,结果冻得魂都没了;

    2.  活儿不算少,头儿要我一月内接手前任的工作,然后去HK参加为期一月的集中营式培训。。。这一轮的CFA考试报名费大概就黄了,苍天哪;

    3.  明天一个人去PBOC开会,感觉很神奇,从前电话都打不进的机构终于向我城门洞开了。

     

    先这样了,周末再上来喘气,天寒地冻,大家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