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月内部门人员变动,于是周日的下午去办公室准备一些工作上的材料。诺大的玻璃屋静悄悄,带了一小盆周六买的绿植放在沙漏顶上,提醒自己时间和健康都来之不易。

    还记得去年末townhall时老板还提醒说12月到2月是最快的季度,因为假期拥叠和年末的种种效应,如果不留心,会是效率和效益最低的季度。现在看实在是太准确深刻了。然而我们的青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现在我和身边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觉得20岁之后的日子是飞得最快的,几乎还没做什么,就已经都本命年了。春节时和高中校友聚会,才惊觉毕业已经六年了,最青春而无声的六年就这样划过了。等发现时,折旧已经不可阻挡地以加速度开始运转了。

    但留连或负疚于昨天对未来没有任何意义。学会控制自己,活在今天,合理有效的运用资源(时间/金钱/健康/精力等等)成了永恒而常新的问题。

    进入2008之后,心内神奇地慢慢沉静起来,做事居然也可以慢一拍做的更细致。依然晴空万里的想,但也学会了尘埃落定的做。

    圣经里说,战胜精神的人,比攻城夺池的更强大。

  • 看完The L Word之后,听了许多原声音乐,其中这首是相当喜欢的一首,放在Shane逃婚Carmen一人独坐现场时。这部剧里这一对恐怕是为最多人钦羡的,结局(目前为止的)或许也是最令人扼腕的爱情烂尾楼。

    相比较美满幸福,缺憾往往予人更多感慨和启示,正似音乐戛然而止后的悠长回味和余韵。上帝总是给人一些不给一些,甚至有时拿去最美好的以提醒我们已得到太多。无数事实都证明了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常,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如何活在当下,才值得起每一个初升的朝阳,值得起爱人的期待,都成了需要反思和回顾的问题。

    长假在南京见了许多高中同学,转眼我们已经毕业快六年了,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变化,少数略显风尘仆仆。想起半个多月前见的高中老师,也是折旧得让人心疼。春节一过,长辈便开始叨念着已经本命年了,要如何如何云云。青春,似乎正以加速度消逝。

    值得庆幸的是,最近确实开始心内慢下来,学会慢看蓝天白云,学会细看社会民生,学会倾听,学会珍惜。成长仿佛春天里第一抹新绿,不知不觉孕育,无声无息便抽出了第一片叶子。

    公元二零零八,我的本命年,父母半百之年,开始脚踏实地生活的一年,为了将来而未来的无尽岁月。

    PS: 关于我爱过的男孩后半部分不写了,这部分过去之于未来并无意义。抱歉,争取以后不再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