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

    2008-04-28

    今年四大考试第二门居然过了。。。
  • 莲花

    2008-04-26

    这一周,经历了最不可思议的焦虑和惊喜。当答案在泪水中揭晓,我再一次相信上帝一直没有离开。Go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他一直用专属于他的独特方式向我启示一切,揭示生命中什么该争取,什么该放弃。当我在尘世迷途,惶惑心慌,一次次低到尘埃里,他却一次次在转角为我开出莲花。之前一直很难解释为什么自己一进教堂就会莫名落泪不止,现在想来是因为冥冥中的联结从来不曾断裂。

    黑暗中绝望燃尽,天亮了。

    My life is brilliant, my love is pure.  In God we survive and thrive.

  • 周末加班协助跨境调查,今天下班前终于得到确认,为公司挽回损失USD 3.7 million。

     立此存照,my first little benchmark...

  • 花谢之前

    2007-01-07

    06年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坐在大生空荡荡的二楼,任发型师做了一头的卷,并重新修成斜刘海。半是因为之前平直的多少看起来有些稚嫩,半是因为他喜欢斜的。难得遇到个长相和技艺成正比的发型师,于是办了VIP卡,还送了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用完的护理卡。

    新年第一周几乎都泡在了雨里,周末则是狂风大作,这天气倒是越来越贴合我心意了。周五下班后跟久违的大学一同学又去了萤七,其实是相当没创意的去处,闷在这个城市一切愈发乏味。坐在16.6米长的机翼吧台旁,点了试管,平平;B-52第一口,醇香的伏特加,爽极,后味又平平。出门时头脑极清醒,怀疑是不是回去得暖盅清酒才好安眠。正好前几日跟哲逛久光弄了套不错的酒具,派上用场。

    最后一个清静的周末,放了大束深红色玫瑰在床头,丝绒般暗夜里熠熠仿佛有光。花瓶旁是老李远隔重洋从法国某小酒庄背回的葡萄酒,希望下周有个好的理由打开它。上帝,这次请不要让我等到花谢。

  • 今天无意间发现吴非老师的博客,如获至宝。其人仍铮铮铁骨,其文仍鞭辟入髓,回望四年前的流金岁月,犹觉余音萦绕,不绝于耳。附中于我,是一生的铭心刻骨。在那里,我收获了太多,也深知亏欠更多。今时今日,或许也只是因为关于它的回忆和内心对它的承诺,才让我在前行中得以保留几分积极和清醒,因为无论何时,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它仍在身后的麦田守望,手持长鞭。

    吴非老师:http://booine.cersp.net/userlog/17275/

  • Happy New Year

    2006-12-27

    都说第一代身份证把人照得像刑事罪犯,第二代则像经济罪犯。今天完成落户最后一步,拿到了第三张身份证。出乎意料,照得相当小女人,可惜的是大概也用不了多久。

    等车的时候扫了报亭两眼,对一堆俊男靓女似乎已经彻底麻木,然而居然发现有卖“贝太厨房”,兴冲冲买下,睡前翻翻,计划一下便当的变化,也顺便锻炼一下意志。或许是两节之间,这几日工作相当轻松,虽然par动不动发邮件提醒大家每年至少要bill 1200小时。

    台湾地震,似乎大家更关心的是登陆不了MSN。我的2006貌似就要这么过去了,成长总是让人无奈。想起几年前跟某人约定2008在北京结婚,失笑。流逝的永远不是时间,只是我们自己罢了。有人说,衡量成功与否,可以回顾那些曾经发誓取得的目标是否达成来评价。好在我几乎没发过誓,也极少做承诺,顺其自然,全力以赴,对自己负责就好,所谓成功永远没有幸福重要。

    新的一年,愿大家更靠近自己的幸福。

  • 第四天

    2006-12-24

    跟他在一起的第四天了,没想到平安夜会这样渡过。只是这人生,何时又可预知过?

    第一天,上周四,晚上接到通知说要继续等到明年才出结果,郁闷无从解脱。问他在哪儿,答曰公司培训中,十点回去,零星说了几句。十一点挂掉姐妹淘的电话,才发现十点半他发来的消息,说“我到家了,想过来就来吧。”裹了一身咖啡色,出门拦车。

    第二天,他上班前给了我房门钥匙。

    第三天,傍晚一起逛家乐福,出门递东西给他时,三大瓶味全果汁全摔地上,尽数破裂。他只安静把瓶子包起,扔到路边垃圾箱,拍拍手说“洗个手去。”想起前两天打碎他的咖啡杯时他的类似反应,灰常过意不去,灰溜溜道“你脾气真好啊”,他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难道刚才踢你不成。”更汗了,赶快道歉“对不起阿,我一向毛手毛脚”,他拎了东西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无语,乖乖跟上

    第四天,早餐做的难看得让我想哭,他只是安静地帮我消灭完。

    每天晚上,他都一个人睡在客厅。每次一想抱他,就被推一边道“别腻了”。

    这个下午,他去打网球,我回家做面膜。他答应回来时带一只毛茸茸的咖啡色熊,我则准备炖一锅香香的汤。

    平安夜,愿亲爱的们平安,这样的寒夜,有一双手可以握紧,可以记住,无论明日天涯。

  • 这是一顶遇难矿工的安全帽。

    帽外檐用粉笔写着:骨肉亲情情难舍……欠我娘200元,欠邓曙华100元。帽里侧是写给妻子最后的交代:建章,教育好儿女,孝敬父母,将来定有好报。一定要火葬!还有别人欠自己的款:押金1650元,周吉生1000元,加班工资500元,王小文1000元,龚泽民50元。

    帽子的矿灯上方,“聂清文遗书”5个字赫然在目。

    2003年4月16日下午5点50分许,位于湖南省娄底市斗笠山镇石坝村境内的七一煤矿发生透水,17名正在作业的矿工被困井底。4月22日,遇难矿工的遗体被找到,17人无一幸存。聂清文就是其中的一个。

    2003年5月,在娄底市委常委会上,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蔡力峰向常委们念出了这位普通矿工的遗书,他泣不成声,会场上一片唏嘘。政法委书记胡旭曦流着泪说:“这就是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你无法不流泪。”

  • preamble

    2006-12-18

    As God is my witness, as God is my witness they're not going to lick me. I'm going to live through this and when it's all over ... [to be continued]
  • 早晨醒来,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看六点半了, 急忙跳起来. 老大九点开会, 材料还没准备齐, 虽然昨晚回了家还被他用电话拎出来, 趴在电脑前做了两小时洗漱更衣, 一看外面是微雨的天气, 暗呼不妙, 收拾点零碎奔下楼,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锦江直奔玻璃楼

    一直喜欢雨天, 哪怕地面潮湿, 污水横流, 至少是真实的场景, 且空气清润, 这样的天气躲在家中睡觉看书看电影都是人生乐事当然如果不幸被老板拖出来, 有个TAXI坐坐, 不用在沾地挤地铁, 也说得过去. 一路都在清理头脑, 司机也沉默开车, 甚合我意. 每次OT打车回去都能遇到各种司机, 有深沉得一路都没话的, 有比唐僧还唠叨的, 有半夜主动提出送我上楼的, 有清早关心我婚否的, 还有吞了我遗失的手机楞是不还的. 今天的这位, 车下了南浦大桥, 终于开口了是直行还是大拐到淮海路啊?”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路线选择扯到上海人的素质, 最后总结出上海人许多是刁民, 花招子太多, 警告我不要同污合流. 难得的是这位老兄自己本身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 头脑这么清楚的人开出租真是可惜了.

     

    终于扯到恒隆楼下, 交费拿了发票我老人家就一溜烟奔上楼了. 坐定了才发现, lol, 黑色健身包丢车上了, 我的白色NIKE裤裤, 我的紫色PUMA, 我的Clarins瘦身精华你们都弃我而去了强忍着悲痛打开电脑把老板要的材料都发出去, 火速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报丟. 不消十分钟, 司机先生回了电话过来, 称那个包包已经交给楼下物业人员了, 还报出了收件人的工号和名称, 让我找物业去拿. 奔下楼, 终于知道什么叫失而复得. 更难得的是司机同志半小时后又打电话过来跟我确认是不是东西已经拿到了. 借用昨天在天涯上看到的关于淘宝上信用评价的帖里的一句话: “4元钱买的DD平邮,卖家却自己倒贴5元钱快递过来,还亲自打长途询问这是什么精神啊!Communist主义精神嘛!” 终于遇到雷锋了, 泪奔

    在此公布一下车号D.M7696, 证号213693, 严重表扬. 以后出差来回机场专门订他的车 

     

    那个关于淘宝帖的链接 http://www6.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uninfo&idArticle=184762&flag=1 , 貌似BLOGLINES不能直接加超级链接

  • I Gotta Be

    2006-11-14

    要改变一些习惯,譬如从新的一天的开始是从八卦网站更新还是从RSS浏览各大报纸更新,WSJ, New York Tim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还有和讯全景;

    要改变坏脾气,不要随便挂人电话,不要随便block或删除 MSN联系人,不要随便人间蒸发,即使坚持这么做了,回来时要给个好点的理由,而非仅仅沉默,决定不回头的话就彻底别再想了;

    要偶尔显示柔软的一面,不要在街上只盯型女,而且只盯型女的腿,今年冬天置装要有暖色,就算还是黑白灰上场了,记得配闪亮的accessories;

    要争取每天两点前睡觉,争取将健康生活状态保持两个月以上,一个人的时候不喝酒,两个人的时候也不喝,周末至少要在户外一半时间,而非睡的昏天黑地;

    每天要记得自己是一个人,而非一个女人。

    Listen as your day unfoldes
    Challenge what the future holds
    Try and keep your head up to the sky
    Though they may cause you tears

    You gotta be bad, you gotta be bold
    You gotta be wiser, you gotta be hard
    You gotta be tough, you gotta be stronger
    You gotta be cool, you gotta be calm
    You gotta stay together...

  • 不过是几个秋

    2006-10-29

    他面无表情上台,下面已是一片口哨;他脱下帽子,外套,欢呼潮起;他抬头微笑,有人跳将起来,有人抹去眼泪。柔软白色体恤,水洗蓝色牛仔,腰后系一白色小汗巾,侧身垂首,乐声流水般切入,这个世界我最爱的老男人此刻站在三米外的台上,灯光下他的乱发,他的皱纹,他的声音,裹成扑面而来的恣意气息,看着他的眼睛听到那句“我象落花随着流年”,只觉整个世界销声匿迹,一个人慢慢融化。

    坐在台下有些愧疚,身边人放声唱着那六成我甚至不知道名字的歌,几乎所有人手里都端着闪闪发亮的镜头,随着音乐水草样摇摆。而我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跟前排那个一直微笑的中年男人一样,跟斜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一样,安静坐着。然而,此刻内里五脏六腑的狂欢,沉溺于这些旋律时的迷醉,凝望他或张狂或温柔瞬间的静谧,此刻今生,都将是一个人的独藏珍享。这般的沉迷,早已超越言语的疆域;这份情,难自抑,亦从不需抑制;这一路走来,他是最后给我信仰的,塔里的男孩,满鬓苍白仍会唱到我眼泪盈眶的男孩。

  • 天亮以后

    2006-10-22

    这个周末,有人结婚,一团喜气洋洋;有人被杀,抛尸在荒郊野岭.有人被思念,有人被诅咒,有的人哭到笑了,有的笑到哭了,同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下,云层背后俯视苍生的是怎样的眉眼和神情.

    而我决定将自己放逐.清晨四点起床,五点出门,六点坐上开往西塘的列车.十一点开始从西塘走回上海,经过风沙漫天的公路,路过河道弥漫的田野.迎着清咧秋风走到暮色笼罩一切.七点撑到终点松江,绻起双腿側卧在朋友的车上回家,心里却没有预期的释怀,牵挂的还是牵挂,烦忧的还是烦忧.旅途中曾有的恍惚片刻飞速褪色,五十公里换算成心里新的一层年轮,牢牢封住之前所有未发芽的青涩和未结果的酒红.

    有传说人死后要走遍生前所有的路捡脚印,拼起灵魂的碎片.若传说是真,这段我定会重走,而从今往后,天亮之后,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