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断

    2007-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5220630.html

    *行走
    离开小岛前的最后一夜,和Vivy聊到两点,四点离开酒店,五点机场高速开出,六点托运行李清关,七点一手凯撒沙拉,一手Latte。中午到达首都机场,一路高速两周是心旷神怡的翠色,晴空万里。12点到家洗漱更衣,14点出门小吊带加板鞋参加“北京市*^#$%工作会议”,坐第一排,正襟危坐的领导们跟我的距离恰似几个月前我与升哥的距离,腥风血雨的序幕重新拉开。

    *映像
    此番来去匆匆,除了周末去了趟广州续签之外,并没有太多时间流连。倏忽的几小时,广州给我的印象几乎只有朋友B家的虎斑猫很帅,以及满街的绿荫华盖。周末第二日睡到两点,之后回了趟中大,又拾了遍脚印,匆匆太匆匆,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物
    九天的行程,老板指定要约见四十余人,日程表每日从早排到晚,唯一的好处是某日睡过头之后,依然理直气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抱着大堆资料从大老板面前冲过,仿佛刚从某个持续一小时的morning call里解脱。每个人都是一场未知的旅行,唯一被告知的是预定的行程,而你永远不知道一路将看到怎样的风景,会带着怎样的心情达到什么样的终点。

    *回首
    这几年其实生活波折许多,最大的受益是常常有机会以隔岸的心情看过去的自己,有几分不真切有几分唏嘘。转过这个街角,许多事情就永远成为了过去。我能做的,最多是承认过去存在过一些人事,无他,甚至有时回头都再没有意义。

     

    分享到:

    评论

  • 小锦,北京愉快。
  • 沙发,



    MM,总是步履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