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边的电话及一堆ZARA

    2007-0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4232621.html

    虽然他昨晚一回来就抱怨北京比上海不知道暖和多少, 可我还是觉得这周天气晴朗地近乎奢侈,乃至于可以把柜子里长长短短的白色外套和毛绒靴子拖出来穿了, 

    有点小感冒,于是一点胃口也无。做完上午的事情,喝了杯酸奶就下楼闲逛。正好对面的ZARA打折,今天终于有时间和心情进去。它家的东西出彩在上货快,跟大牌跟的紧,这边T台街头流行起来,这边就马上能看到影子;缺点则在于大件正装类的做工比较粗糙,版型经不起推敲。不过它家的小衣服们还是很可爱滴,尤其是今天,价格也比较可爱。于是我是抱了一小堆出门的。其实事后清理一下衣牌,除了两件用来混搭长裤的小礼服199之外,其他六件吊带均价都在80不到,八件平均折扣率在50%,还不算败家 

    回来听到rene的留言,温软的声音和着背后的海风,不禁让人有几分欷嘘。无奈我这边最长只能做五分钟留言录音,你那边却是十分钟起步。亲爱的,我已存下了你的声音,多保重,春节再会。桌上还静静卧着舟从Kansas City寄来的新年卡,里面是可爱的手书和贴图。已经记不得上次收到手写信件的时间了,而自己这边除了每次与客户往来信函末尾会做个签名外,似乎也不再有提笔的兴致。上月回去搬家时理出一堆情书时倒是发愣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再打开。不知道何时能再有远人可思,有“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的心境。 

    枕边书换成了“曾国藩家书”,用作每晚睡前修身醒脑,受其一再敦促,打算重拾书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