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谢之前

    2007-01-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4223827.html

    06年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坐在大生空荡荡的二楼,任发型师做了一头的卷,并重新修成斜刘海。半是因为之前平直的多少看起来有些稚嫩,半是因为他喜欢斜的。难得遇到个长相和技艺成正比的发型师,于是办了VIP卡,还送了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用完的护理卡。

    新年第一周几乎都泡在了雨里,周末则是狂风大作,这天气倒是越来越贴合我心意了。周五下班后跟久违的大学一同学又去了萤七,其实是相当没创意的去处,闷在这个城市一切愈发乏味。坐在16.6米长的机翼吧台旁,点了试管,平平;B-52第一口,醇香的伏特加,爽极,后味又平平。出门时头脑极清醒,怀疑是不是回去得暖盅清酒才好安眠。正好前几日跟哲逛久光弄了套不错的酒具,派上用场。

    最后一个清静的周末,放了大束深红色玫瑰在床头,丝绒般暗夜里熠熠仿佛有光。花瓶旁是老李远隔重洋从法国某小酒庄背回的葡萄酒,希望下周有个好的理由打开它。上帝,这次请不要让我等到花谢。

    分享到:

    评论

  • 正在为了年低旅行的钱而四处寻找打工机会.



    2007一切精彩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