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度的五点

    2006-11-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3776737.html

    没来由地又觉得厌倦,五点,玻璃外的城市看起来异常清冷,季节的辗转似乎在一夜之间完成.玻璃内没有中央空调的轰鸣,沉静.看倪震的书出神一度把地铁坐过,立在张江空旷的站台上,没来由地害怕,他的忽然出现.

    摄氏五度从来都是我最难以承受的临界点,站在十字路口,呼吸道几乎要全体罢工,冰凉的鼻腔总给我出血的幻觉.看北方的族群忙于采购棉衣,这两年冬天极中意MCJN,简洁干脆,虽然城中店极少.

    这几天不间断购买各种甜蜜芬芳的霜,膏,胶,水,乳液,质地务必要丰厚,气息务必要安心,基本上都是身体和手脚的护理产品.周身有这些甜润香氛萦绕,竟没来由地觉得安全.连续十来天没时间去GYM,几小时前去称,竟也稳稳保持在上次的位置.下班后要去修个厚些的刘海,之后补我的千秋大觉.

    厌倦,对于一切需要投入情感的事情;厌倦,对于一切无谓的争执和空洞的反复.决定,不向任何人寻求安慰,不向任何灯火张望,天黑黑,自己救赎自己.在一切重新定义之前,请给我一段空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