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过是几个秋

    2006-10-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3722871.html

    他面无表情上台,下面已是一片口哨;他脱下帽子,外套,欢呼潮起;他抬头微笑,有人跳将起来,有人抹去眼泪。柔软白色体恤,水洗蓝色牛仔,腰后系一白色小汗巾,侧身垂首,乐声流水般切入,这个世界我最爱的老男人此刻站在三米外的台上,灯光下他的乱发,他的皱纹,他的声音,裹成扑面而来的恣意气息,看着他的眼睛听到那句“我象落花随着流年”,只觉整个世界销声匿迹,一个人慢慢融化。

    坐在台下有些愧疚,身边人放声唱着那六成我甚至不知道名字的歌,几乎所有人手里都端着闪闪发亮的镜头,随着音乐水草样摇摆。而我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跟前排那个一直微笑的中年男人一样,跟斜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一样,安静坐着。然而,此刻内里五脏六腑的狂欢,沉溺于这些旋律时的迷醉,凝望他或张狂或温柔瞬间的静谧,此刻今生,都将是一个人的独藏珍享。这般的沉迷,早已超越言语的疆域;这份情,难自抑,亦从不需抑制;这一路走来,他是最后给我信仰的,塔里的男孩,满鬓苍白仍会唱到我眼泪盈眶的男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喜欢那样的陈升
  • 很细腻的心灵
  • HEHE,亲爱的,我是昨晚看到你BLOG上提到这事才乖乖过来补写的....我就猜到你会过来找这篇^_^

    升哥那夜实在恣意舒展到不行....
  • 我就猜到你会写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