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倪震之三 - 抱抱

    2006-10-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3660416.html

     

    最近,出席了一個以「抱抱」為主題的音樂會。「抱抱」的意思,解作放低自己,擁抱別人。主辦者想借音樂呼籲大家,你抱抱我,我抱抱你,希望令世界更好。蠻有心思的。

    在網上,看到篇和「抱抱」有關的文章,也有心思。英文的,翻譯過來,和大家分享。

     

    還記得,結婚那天,朋友們都起哄,要我抱新娘出花車,走幾層樓梯進新房。在我的臂彎中,太太的臉,不知是高興,還是嬌羞,紅透了。幾百尺的二人世界,儘響著我們的心跳。

    十年前的事了。

    跟著,就是簡單得如一杯清水的婚姻生活。我們生了個兒子,我的生意愈發展,夫婦的感情愈平淡。她是個公務員,每天我們一同出門,也差不多時間回家。孩子,唸寄宿的國際學校。

    看似模範的幸福婚姻,終於出現了危機。

    又或者說,終於出現了阿May

    在我買給阿May的豪宅裡,璀璨的維港夜景就在眼前。阿May從後擁著我,柔若無骨的一雙手在我胸膛遊走,暖熱的唇在我耳邊呵著氣:「每個女人都想有個像你這樣的男人。」

    動聽的說話。卻令我想起,剛結婚時,太太跟我說過:「像你這樣的男人,發了達,一定很惹蟻。」

    想著,有點不自然起來,我生硬地移開了阿May的手,說:「妳自己去揀些傢俬吧,我要回公司開會。」我知道我背叛了太太,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事情總要有個了斷,她是個好妻子,我可以怎麼開口?再輕描淡寫,她也一定接受不了。但當我腦海裡浮現出阿May青春的胴體,我的狠心和決心隨著浮現。

    有一晚,我開玩笑似的問太太:「假如我們離婚,妳會做甚麼?」

    她瞪著我幾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很明顯,她想也沒想過這回事。天知道我認真和她說時,她會怎反應。

     

    May前腳才從公司走,太太後腳就上來了,員工的臉色都怪怪的,像同情又似撇清。太太也好像感覺到了甚麼,但她只微笑著,就得我感受到她眼神裡的一抹痛。

     

    「和她離婚吧,我們一起生活,不好嗎?」阿May又催了。

     

    晚飯時,太太把熱騰騰的飯盛滿給我,我搭著她的手,說:「我有些事想告訢妳。」

    她靜了,靜靜地坐下,靜靜地吃飯;眼神,又靜靜地痛起來。

    我不知道怎麼說,但還是說了。她反應不大,只柔聲問:「為甚麼?」

    我迴避了不懂得回答的問題:「我是認真的。」

    她怒了,把筷子摔向我:「你不是人!」

    那晚,我們沒再說話,只聽著她飲泣到天明。

    我不忍,但想起阿May,唯有鐵起心腸。

    律師準備好文件了,我把房子,車,及公司的三份一股權都給了她。她接過了,瞄了半眼,就一把撕得粉碎,在我面前哭起來。我的心,感到她的痛,但到了這地步,我不能夠退縮。

    回到家,我見太太在寫東西,原來是離婚的條件。她甚麼都不要,只要多一個月時間,這個月內,我們要像沒事發生一樣。她的理由是,兒子還有一個月才完暑假,她不想他看著爸爸媽媽分開。

    她把協議書遞給我時,忽爾問:「記不記得結婚那天,我是怎樣進新房的?」

    我想起她羞紅的臉、燙熱的體溫,點點頭,答:「記得。」

    她望著我,說:「你是抱著我娶我入門的,在離婚那天,我也想你抱著我走出這門口。還有,從今天起,這個月的每一天,每天上班前,你都要把我從睡房抱到大門。」

    我答應了。她不過是掛念往昔的恩愛,想這段婚姻浪漫點完結罷了。

    我把太太的條件告訴阿May,她大笑,聽得我心裡不安樂。

     

    第一天,我和太太沒親密的身體接觸很久了,抱她抱得有點笨拙。兒子在後面拍著手,歡呼著「爸在抱媽!」,聽在耳中好像有點諷刺。從書房到客廳,再到大門,太太一直閉上眼,只輕聲說:「今天是第一天,不要告訴他。」我點頭,在門口把她放下,各自上班。

    第二天,我們都自然了些。她把頭靠著我的胸口,我又嗅到她的氣味了。我發現,原來我已很久沒仔細地看過她,我的太太。她臉上細細的縐紋告訴我,她已經不再年輕。

    第三天,她在耳邊告訴我,停車場出口在修路,叫我開車不要太快。

    第四天,當抱起她時,我覺得我們仍像一對愛侶,有抱著自己情人的感覺。

    第五天,第六天,她不斷提點我一些小東西;例如,她把燙好的襯衣放那裡,我用煤氣爐時要小心,等等。我邊聽邊頜首,感覺,好像又親密了。

    這一切,我都沒有告訴阿May

     

    好像愈來愈容易抱起我太太了,我笑著跟她說:「可能我天天抱妳,力氣變大了吧?」她在揀裙子,我等她挑好才抱她出去。揀了幾套都不稱心,她嘆了口氣:「裙子都鬆了。」我的笑容驀地僵住,醒覺到她輕了不少,才是容易抱起的原因。我的心痛起來,自自然然就憐恤地輕撫她的頭髮。這時兒子走了進來,又叫著「爸爸抱媽媽」,她把兒子叫過來,緊緊抱著他。我別轉了面,生怕再看自己會改變主意。我抱起她,由睡房一直走出去,她的手臂繞著我的頸,輕柔自然,我懷抱的她,就像新婚初夜般顫抖,只是,輕了不少。

    最後一天,我抱起她,卻一步也踏不出去。孩子已經返學了,她對我說:「我還以為你會一直抱著我終老。」我緊緊擁著她,說:「我們都沒有發現,原來我們只是不夠親熱。」

     

    我跳下車,車問也沒鎖,就衝上樓。我怕一停下來,就會改變主意。

    May 開了門,我立即說:「對不起,我不會離婚了。」她呆了,摸摸我額頭,說:「你發燒?」我移開她的手,說:「May,我不離婚了,我覺得婚姻悶,原來,只是和太太都未懂得生活細節的重要;原來,我們仍是相愛的。我當年抱著她進門,她又生了我們的孩子,我便應該抱著她終老。對不起,May。」

    May這次聽明白了,結結實實地給了我一把掌,才砰然關上大門。

    在花店買了扎太太最喜歡的香檳色玫瑰,我摸著熱辣辣的臉,笑著,在心意咭寫上:「在以後的每一天,我都會抱妳出去。」

    滿足,不是知道自己想要甚麼,而是知道自己擁有甚麼。

    放低自己,擁抱別人;擁抱別人,找回自己。朋友,你今天抱了沒有? 

     

    PS: 看起来是很好的技巧, 只是真的有意义吗? 婚姻中这样的自欺欺人有用吗? 破了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补的必要. 夜那么长, 一个拥抱带来的温暖能坚持多久, 该走的迟早还是要走, 走过的又有什么必要挽留. 难道生命真的卑微至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