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以后

    2006-10-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3646374.html

    这个周末,有人结婚,一团喜气洋洋;有人被杀,抛尸在荒郊野岭.有人被思念,有人被诅咒,有的人哭到笑了,有的笑到哭了,同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下,云层背后俯视苍生的是怎样的眉眼和神情.

    而我决定将自己放逐.清晨四点起床,五点出门,六点坐上开往西塘的列车.十一点开始从西塘走回上海,经过风沙漫天的公路,路过河道弥漫的田野.迎着清咧秋风走到暮色笼罩一切.七点撑到终点松江,绻起双腿側卧在朋友的车上回家,心里却没有预期的释怀,牵挂的还是牵挂,烦忧的还是烦忧.旅途中曾有的恍惚片刻飞速褪色,五十公里换算成心里新的一层年轮,牢牢封住之前所有未发芽的青涩和未结果的酒红.

    有传说人死后要走遍生前所有的路捡脚印,拼起灵魂的碎片.若传说是真,这段我定会重走,而从今往后,天亮之后,不回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冬天之前 200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