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蟒蛇与帽子

    2008-03-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ralaw-logs/17867037.html

    冬末春初的雨夜,天际飘落的久违水滴轻触脸庞,给周末的开始带来了清新湿润,也开启了无数记忆。

    很难清楚解释为何如此钟爱雨天,每当落雨恨不得放下手中一切。每到雨天,身体心情无处不恣意,无时不刻的舒展。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棵热带雨林里的植物。

    或许是因为这辈子的前二十二年都在南方,太多回忆浸在雨水里,或许是因为许多我爱过的人也一样钟爱雨天。还记得有几年南京的春天,一到周末便下雨。许多人埋怨不已,张艺却开始次次周末放熊天平的周末下雨,于是那些周末的回忆都一直是会心的温暖。还有茂名南路一带那些清幽的梧桐街道,在微雨而略带寒意的傍晚轻轻走过,套上还有他体温的外衣,一切风雨就此停歇。还有在初到中大那个黑色风球的下午,和朋友从联合向Shaw撑伞行进,一路无数次回头只因身后不断的山风呼啸。更不用提那些雨夜的通宵自习教室,一人独坐飘窗上回望楼下山谷夜雨。

    或许我也只是单纯的喜欢下雨,喜欢每场雨带来的纯粹感觉。

    是否钟爱雨天这个问题于我,正如,到底是蟒蛇还是帽子这个问题之于小王子。

    分享到:

    评论

  • 不断徘徊于四大还是投行之间,主要是搞不清自己为什么想去投行。或许只是因为大家都想去而都进不去,征服后的感觉太让人雀跃了。至于是不是自己的喜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