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末终于去申请了宽带,闲来偶尔看电视,CCTV10J. Lo和某旅游台做的戴佩妮专题,都让我对这两个女人有了新的看法。从来一直对J. Lo没什么兴趣,觉得没什么让人过目难忘的特质;而Penny一直以为是个细腻委婉的小女子。结果两个辑子看下来,才发现片面了解带来的偏见是多么的可怕,而这两人都是值得重新认识的女子。

     

    第三周周日醒来,窗外传来清晰的鸟鸣,朦胧间日光已覆盖卧室,那一瞬间也不是没有恍惚的。莫名其妙觉得许多人事渐行渐远,而自己的年龄越发不尴不尬起来。站在二十二岁的尾巴上,很多期待,很多无奈。

     

    明晚到上海,周二办签证。Dear Island, I am back.

  • First Day Report

    2007-03-05

    家里宽带大概要周末才能装好,只有趁下班了上来冒个泡。。。Sigh,一过六点办公室就空了,在律所做梦也想不到的Lifestyle阿。。。

     

    几点感想:

    1.  北京巨冷,今天早晨-7摄氏度,我还是一条裤子出门,结果冻得魂都没了;

    2.  活儿不算少,头儿要我一月内接手前任的工作,然后去HK参加为期一月的集中营式培训。。。这一轮的CFA考试报名费大概就黄了,苍天哪;

    3.  明天一个人去PBOC开会,感觉很神奇,从前电话都打不进的机构终于向我城门洞开了。

     

    先这样了,周末再上来喘气,天寒地冻,大家保重。

  • 1/7

    2007-02-11

    在上海的时间已经可以倒数,家里的一切东西也开始排队等待被消灭

    冰箱里的味千猪骨拉面和味全蓝莓酸奶背靠背排一列
    面膜纸一粒粒排队,等待向大马士革玫瑰花水发起最后的冲刺
    还有悠哈酸奶糖们,瑟缩着躲在角落里,绝望地每天早晨送走一个同伴

    。。。而它们可怜的主人,已经开始进入收拾整理的攻坚阶段。今天去metro备齐了麻绳,胶带,园丁手套,站在一墙的博世电钻前这个女人心跳都要停止了,想来想去最后只捡了个最小的电动手起回来,却从此告别装卸小家具的冷兵器时代,人类的一小步,却是主人的一大步阿

    。。。回家后主人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东西。光是书就收拾了六箱出来,统统拖到邮局;然而主人还有音箱,地毯,八只包,十余双鞋,两橱冬衣,无数零碎。。。神阿,救救她吧。您用七天创造世界,给她七天。。。把家搬过小半个地球。。。

  • 致无尽岁月

    2007-01-29

    曾经以为到了这样一天,自己会想说些什么,然而此刻张口依然觉得无力,就象十年前那个小女孩常遥想自己成功成为律师时所有的兴奋和不安,在她真正天天西装革履出入于办公楼会议室后的某一日,她忽然觉得疲倦,无法抵抗精神上无边无际的倦怠,直到她看到新的地平线。

     

    2007119,一个微雨的周五,一个人从会议室里走出,接到了那个等了两年的电话。不免激动,还是听清了每一句话,一一礼貌回应,匆匆知会父母后回办公室继续加班。晚上回家给所有面试官发感谢信,之后沉沉睡去。之后的十天忙于看package,填发各种表格,直到周五晚DHL发来签收确认短信,直到完成网上最后一条Action Alert,得以长吁一口气,回南京休憩。

     

    面试GS的一年多里,一个人一颗心长途跋涉了太久,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中间太多的挣扎和取舍,现在想来,唯一的感觉仅有感激。所有的磨难,尤其是年轻时候发生的,其实是再华美不过的珍宝。一次次煎熬后,只觉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水晶般愈发清澈明晰。这一年,学会认错,学会后悔,学会原谅自己和他人,学会接受不完美,学会放弃附庸,学会坚持自己。然后,最值得感激的是,经过这么多,上帝还是为我重新洗牌,失而复得的机会,其代价仅仅是一年的光阴和成长。

     

    周四正式向OMM请辞,三月初正式于北京就职,六月CFA,九月司法考试,三年后申JD

     

    落花随着流水,也不过是几个秋。

  • Finale

    2007-01-19

    After ten rounds of interviews in 2005;

    after another ten rounds in 2006;

    after one-month background checking;

    finally

    got the offer from Goldman Sachs

    will work as a compliance officer at Beijing starting from this March

    More to come after my coming back from business trip next week

    Thank you all, for standing by

     

  • 虽然他昨晚一回来就抱怨北京比上海不知道暖和多少, 可我还是觉得这周天气晴朗地近乎奢侈,乃至于可以把柜子里长长短短的白色外套和毛绒靴子拖出来穿了,

     

    有点小感冒,于是一点胃口也无。做完上午的事情,喝了杯酸奶就下楼闲逛。正好对面的ZARA打折,今天终于有时间和心情进去。它家的东西出彩在上货快,跟大牌跟的紧,这边T台街头流行起来,这边就马上能看到影子;缺点则在于大件正装类的做工比较粗糙,版型经不起推敲。不过它家的小衣服们还是很可爱滴,尤其是今天,价格也比较可爱。于是我是抱了一小堆出门的。其实事后清理一下衣牌,除了两件用来混搭长裤的小礼服199之外,其他六件吊带均价都在80不到,八件平均折扣率在50%,还不算败家

     

    回来听到rene的留言,温软的声音和着背后的海风,不禁让人有几分欷嘘。无奈我这边最长只能做五分钟留言录音,你那边却是十分钟起步。亲爱的,我已存下了你的声音,多保重,春节再会。桌上还静静卧着舟从Kansas City寄来的新年卡,里面是可爱的手书和贴图。已经记不得上次收到手写信件的时间了,而自己这边除了每次与客户往来信函末尾会做个签名外,似乎也不再有提笔的兴致。上月回去搬家时理出一堆情书时倒是发愣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再打开。不知道何时能再有远人可思,有“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的心境。

     

    枕边书换成了“曾国藩家书”,用作每晚睡前修身醒脑,受其一再敦促,打算重拾书法

  • 花谢之前

    2007-01-07

    06年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坐在大生空荡荡的二楼,任发型师做了一头的卷,并重新修成斜刘海。半是因为之前平直的多少看起来有些稚嫩,半是因为他喜欢斜的。难得遇到个长相和技艺成正比的发型师,于是办了VIP卡,还送了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用完的护理卡。

    新年第一周几乎都泡在了雨里,周末则是狂风大作,这天气倒是越来越贴合我心意了。周五下班后跟久违的大学一同学又去了萤七,其实是相当没创意的去处,闷在这个城市一切愈发乏味。坐在16.6米长的机翼吧台旁,点了试管,平平;B-52第一口,醇香的伏特加,爽极,后味又平平。出门时头脑极清醒,怀疑是不是回去得暖盅清酒才好安眠。正好前几日跟哲逛久光弄了套不错的酒具,派上用场。

    最后一个清静的周末,放了大束深红色玫瑰在床头,丝绒般暗夜里熠熠仿佛有光。花瓶旁是老李远隔重洋从法国某小酒庄背回的葡萄酒,希望下周有个好的理由打开它。上帝,这次请不要让我等到花谢。

  • 今天无意间发现吴非老师的博客,如获至宝。其人仍铮铮铁骨,其文仍鞭辟入髓,回望四年前的流金岁月,犹觉余音萦绕,不绝于耳。附中于我,是一生的铭心刻骨。在那里,我收获了太多,也深知亏欠更多。今时今日,或许也只是因为关于它的回忆和内心对它的承诺,才让我在前行中得以保留几分积极和清醒,因为无论何时,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它仍在身后的麦田守望,手持长鞭。

    吴非老师:http://booine.cersp.net/userlog/17275/

  • Happy New Year

    2006-12-27

    都说第一代身份证把人照得像刑事罪犯,第二代则像经济罪犯。今天完成落户最后一步,拿到了第三张身份证。出乎意料,照得相当小女人,可惜的是大概也用不了多久。

    等车的时候扫了报亭两眼,对一堆俊男靓女似乎已经彻底麻木,然而居然发现有卖“贝太厨房”,兴冲冲买下,睡前翻翻,计划一下便当的变化,也顺便锻炼一下意志。或许是两节之间,这几日工作相当轻松,虽然par动不动发邮件提醒大家每年至少要bill 1200小时。

    台湾地震,似乎大家更关心的是登陆不了MSN。我的2006貌似就要这么过去了,成长总是让人无奈。想起几年前跟某人约定2008在北京结婚,失笑。流逝的永远不是时间,只是我们自己罢了。有人说,衡量成功与否,可以回顾那些曾经发誓取得的目标是否达成来评价。好在我几乎没发过誓,也极少做承诺,顺其自然,全力以赴,对自己负责就好,所谓成功永远没有幸福重要。

    新的一年,愿大家更靠近自己的幸福。

  • 悠长假期

    2006-12-26

    病假四天加上圣诞节三天, 不知不觉在家七天, 日子逍遥得不似真的. 终于今天七点半爬起来,  洗澡, 在温暖的冬日阳光里擦小蜜蜂牛奶身体乳液, ; 还有新宠AesopFabulous Cleanser, Parsley Seed调理液, 樱草保湿面霜, 手感触感都很清润, 皮肤一下子就自然滑腻起来, . 这样的天气里, 即使是长假后第一天上班, 也会心情很棒. 更何况同屋休假, 可以一个人独占办公室一周, .

     

    昨天他要上班, 于是圣诞节的下午一个人去办公室整理东西. 出来时顺便去看看MCJN的冬衣, BA 极力推荐一件黑色中长薄外套, 臀线腰线都收的不错, 只是过于PUNK, 只能周末穿穿; 于是换了件纯白羽绒长外套, 正好配我那两橱冷色. 已经22, 穿衣服得正经点了.

     

    订了火车票, 周末回南京; 订了单车课, 恢复健身新年来临前, 务必把自己调试到神清气.

  • 第四天

    2006-12-24

    跟他在一起的第四天了,没想到平安夜会这样渡过。只是这人生,何时又可预知过?

    第一天,上周四,晚上接到通知说要继续等到明年才出结果,郁闷无从解脱。问他在哪儿,答曰公司培训中,十点回去,零星说了几句。十一点挂掉姐妹淘的电话,才发现十点半他发来的消息,说“我到家了,想过来就来吧。”裹了一身咖啡色,出门拦车。

    第二天,他上班前给了我房门钥匙。

    第三天,傍晚一起逛家乐福,出门递东西给他时,三大瓶味全果汁全摔地上,尽数破裂。他只安静把瓶子包起,扔到路边垃圾箱,拍拍手说“洗个手去。”想起前两天打碎他的咖啡杯时他的类似反应,灰常过意不去,灰溜溜道“你脾气真好啊”,他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难道刚才踢你不成。”更汗了,赶快道歉“对不起阿,我一向毛手毛脚”,他拎了东西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无语,乖乖跟上

    第四天,早餐做的难看得让我想哭,他只是安静地帮我消灭完。

    每天晚上,他都一个人睡在客厅。每次一想抱他,就被推一边道“别腻了”。

    这个下午,他去打网球,我回家做面膜。他答应回来时带一只毛茸茸的咖啡色熊,我则准备炖一锅香香的汤。

    平安夜,愿亲爱的们平安,这样的寒夜,有一双手可以握紧,可以记住,无论明日天涯。

  • 这是一顶遇难矿工的安全帽。

    帽外檐用粉笔写着:骨肉亲情情难舍……欠我娘200元,欠邓曙华100元。帽里侧是写给妻子最后的交代:建章,教育好儿女,孝敬父母,将来定有好报。一定要火葬!还有别人欠自己的款:押金1650元,周吉生1000元,加班工资500元,王小文1000元,龚泽民50元。

    帽子的矿灯上方,“聂清文遗书”5个字赫然在目。

    2003年4月16日下午5点50分许,位于湖南省娄底市斗笠山镇石坝村境内的七一煤矿发生透水,17名正在作业的矿工被困井底。4月22日,遇难矿工的遗体被找到,17人无一幸存。聂清文就是其中的一个。

    2003年5月,在娄底市委常委会上,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蔡力峰向常委们念出了这位普通矿工的遗书,他泣不成声,会场上一片唏嘘。政法委书记胡旭曦流着泪说:“这就是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你无法不流泪。”

  • preamble

    2006-12-18

    As God is my witness, as God is my witness they're not going to lick me. I'm going to live through this and when it's all over ... [to be continued]
  • 早晨醒来,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看六点半了, 急忙跳起来. 老大九点开会, 材料还没准备齐, 虽然昨晚回了家还被他用电话拎出来, 趴在电脑前做了两小时洗漱更衣, 一看外面是微雨的天气, 暗呼不妙, 收拾点零碎奔下楼,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锦江直奔玻璃楼

    一直喜欢雨天, 哪怕地面潮湿, 污水横流, 至少是真实的场景, 且空气清润, 这样的天气躲在家中睡觉看书看电影都是人生乐事当然如果不幸被老板拖出来, 有个TAXI坐坐, 不用在沾地挤地铁, 也说得过去. 一路都在清理头脑, 司机也沉默开车, 甚合我意. 每次OT打车回去都能遇到各种司机, 有深沉得一路都没话的, 有比唐僧还唠叨的, 有半夜主动提出送我上楼的, 有清早关心我婚否的, 还有吞了我遗失的手机楞是不还的. 今天的这位, 车下了南浦大桥, 终于开口了是直行还是大拐到淮海路啊?”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路线选择扯到上海人的素质, 最后总结出上海人许多是刁民, 花招子太多, 警告我不要同污合流. 难得的是这位老兄自己本身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 头脑这么清楚的人开出租真是可惜了.

     

    终于扯到恒隆楼下, 交费拿了发票我老人家就一溜烟奔上楼了. 坐定了才发现, lol, 黑色健身包丢车上了, 我的白色NIKE裤裤, 我的紫色PUMA, 我的Clarins瘦身精华你们都弃我而去了强忍着悲痛打开电脑把老板要的材料都发出去, 火速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报丟. 不消十分钟, 司机先生回了电话过来, 称那个包包已经交给楼下物业人员了, 还报出了收件人的工号和名称, 让我找物业去拿. 奔下楼, 终于知道什么叫失而复得. 更难得的是司机同志半小时后又打电话过来跟我确认是不是东西已经拿到了. 借用昨天在天涯上看到的关于淘宝上信用评价的帖里的一句话: “4元钱买的DD平邮,卖家却自己倒贴5元钱快递过来,还亲自打长途询问这是什么精神啊!Communist主义精神嘛!” 终于遇到雷锋了, 泪奔

    在此公布一下车号D.M7696, 证号213693, 严重表扬. 以后出差来回机场专门订他的车 

     

    那个关于淘宝帖的链接 http://www6.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uninfo&idArticle=184762&flag=1 , 貌似BLOGLINES不能直接加超级链接

  • 本来昨天线上答应芬芳当晚来更新,不料被老板拖到半夜,出办公室时已无精神过来锄草,抱歉

    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天,大扫除,整理房间,炖汤。这两周忙得兵荒马乱,无数次早晨被饿醒,去麦德龙扛回一堆东西填满冰箱,希望可以在保鲜期前消灭。季节流转极快,转眼又是圣诞,应景给自己买了些圣诞限量的护肤品。温度亦急转直下,前两周买的羊毛大衣和短靴极管用,而长靴一直立在屋角怎么也想不起来穿,可能潜意识总觉得那是秘书的打扮或是周末逛街的穿戴。好在表姐下周末结婚,终于有场合和时间穿它们了

    最近在忙一些事情,跟工作里外的许多人打交道,为不同的问题讨论,也不断规划和调整。晚上看马云的访谈,只觉他的眉眼和方式都极像Albert(当然没有Albert帅),语言和思路都超乎想象的清晰流畅,头脑相当清楚的一个人,可惜阿里巴巴还没上市,无法通过公开渠道表达我的支持。一些简单的道理由他道来,却真的心底觉得认同。如此短暂的人生,既然每个人的终点都一样,我们唯一区别彼此的只有经历,而经历不仅包括成功,更包括那些suffering。相对去年,今年总体还是比较颓比较乱的,只觉一直在奔跑和调整,加上不时的回头,心痛。然而到了年底,许多之前看似渺茫乃至破灭的希望又重新燃起,让我相信其实上帝任何时候都有能力重新洗牌,归零,给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人唯一需要做的,是在拿到一副坏牌时,坚持自己的方向和原则,灵活调整方式,等待下一次洗牌的机会。年轻的时候没有什么输不起,唯一不能输不能丢的是自己,对自己的信心,对所要的坚持。人生是长期积累的过程,nothing ever goes away, everything will pay off。

    -------------------------分割线--------------------------------------------

    Eason的新曲,富士山下,诚如姗姗荐言,惊艳之作。林夕作词已至幻境,日渐萧条的港岛娱乐圈或许他们已是最后的安慰。而其中一句,“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在此我将它送给你,Gordon,我知道你会看到这里。但,真的,请放弃,远离和我有关的一切。若你还嫌不够,我只能在此处将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对不起。

    拦路雨偏似雪花 饮泣的你冻吗
    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调了职也不怕
    怎么始终牵挂 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 伤口应要结疤
    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终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情人节不要说穿 只敢抚你发端
    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 应该怎么规劝
    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 失恋只有更短
    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靠拥抱亦难为你拥有

    你还嫌不够 我把这陈年风褛
    送赠你解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