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说blogbus最近险遭关停,期间也颇唏嘘可能和一些朋友的联系就此飘零。很久以来,已经不再频繁登陆更新自己的信息,然而默默去别家潜水串门还是时常的。

     

    好在大巴开回来了,正如谷歌同志。

     

    言归正传,来香港也快三个月了,按理说都该出季报了,好在这个博客还没上市。但还是要给关心我的朋友们一个交待不是

     

    第一个月基本上忙于找房子和安顿(其中还多谢小猪请假一周专程过来帮忙看房),第二个月终于安心马不停蹄的工作交接(期间老爸老妈圣诞节过来一周,不出意料的把家里洗了个底朝天),第三个月升了小职,上周末跟小猪爬了西岭雪山,带了滑雪后的一身青紫回到香港。

     

    最近半年多来,事情虽多,生活的节奏渐渐慢下来,认识到无论欲望想法再多,人生还是要一步步走。现在住处离公司稍远,上下班要坐半小时地铁,于是终于有空把这几年在北京买的书一一排上队开始看(搬家时才发现居然在北京的2年半已经买了500多本)。

     

     

    新居面山,且高。湿度大的天气,只见云雾在对面山中缭绕,晚上还有几分可怖。据说附近有田地可向政府租赁耕种,尚未有时间尝试,但一到周末附近便有众多的登山队员,阴雨天气时海岸线上便是三三两两的钓鱼爱好者,希望到年底前我也都能一一尝试

     

    年前看许多朋友写对于2010年的期待,而我这个懒人一直觉得这个计划可以拖到春节前完成。其实想法有很多,但理出轻重缓急不是个容易事。

     

    想贴几张最近的照片,聊纪这段过往,无奈大巴还是不稳定不允许上载。好在其实我并不是爱留影的人,因为有太多人事风景是镜头无法捕摄的,而一闭上眼所有的细节都顿上心头,茂名南路的梧桐细雨,圆明园的午后荷风,锦里的曲水流觞,无处不是怀念。

  • City without Angels

    2009-02-02

    曾几何时,我也是个相当麻木的人,大步流星从不回头。然而昨晚在家里网上登机时,还是强迫症似的选了最靠近紧急出口的位置。每次飞机呼啸而起时,默默地为自己划个十字。

    看着后车窗里老爸的背影渐渐远去,看着机翼轻掠感觉身体脱离地心引力离开这片热土的瞬间,眼眶总是隐隐湿了。从来不在父母面前提想家,大概宁愿他们认为我太小体会不到也不愿他们回去暗夜里神伤吧。然而他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每次我回到北京的第一夜总是难以入眠。

    路正长,夜正凉。Wish you all the best, my angels.

     

  • 铁人三项

    2009-01-18

    Pan Asia老大们齐聚北京,忙活了一周后的周六,五点起床,八点到九渡河。30公里山路越野后,接四小时年会,再唱两三小时歌,这不是铁人三项是咩

  • 挖坑

    2009-01-03

    看新本子下环境是不是正常一点。一会儿回来写。
  • 2/4

    2008-04-28

    今年四大考试第二门居然过了。。。
  • 莲花

    2008-04-26

    这一周,经历了最不可思议的焦虑和惊喜。当答案在泪水中揭晓,我再一次相信上帝一直没有离开。Go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他一直用专属于他的独特方式向我启示一切,揭示生命中什么该争取,什么该放弃。当我在尘世迷途,惶惑心慌,一次次低到尘埃里,他却一次次在转角为我开出莲花。之前一直很难解释为什么自己一进教堂就会莫名落泪不止,现在想来是因为冥冥中的联结从来不曾断裂。

    黑暗中绝望燃尽,天亮了。

    My life is brilliant, my love is pure.  In God we survive and thrive.

  • 到此为止

    2008-04-13

    刚从一个无聊的约会里解脱,发现自己大概这辈子也嫁不出去了。

    也不是太挑的人,只要求合眼缘,性格合拍,核心价值不冲突,有点小火花,眼看着这世界九成的男人就倒下去了。剩下的一成,又没时间去偶遇。怪不得我们这一代大多数婚内恋婚外恋会发生在办公室,虽然很无趣。

    生命太短,好心情好天气更是难得,不值得花时间缅怀或遗憾。如果这辈子最爱的唯一能爱的最后是自己,或许也不是最坏的选择。

  • 蟒蛇与帽子

    2008-03-29

    冬末春初的雨夜,天际飘落的久违水滴轻触脸庞,给周末的开始带来了清新湿润,也开启了无数记忆。

    很难清楚解释为何如此钟爱雨天,每当落雨恨不得放下手中一切。每到雨天,身体心情无处不恣意,无时不刻的舒展。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棵热带雨林里的植物。

    或许是因为这辈子的前二十二年都在南方,太多回忆浸在雨水里,或许是因为许多我爱过的人也一样钟爱雨天。还记得有几年南京的春天,一到周末便下雨。许多人埋怨不已,张艺却开始次次周末放熊天平的周末下雨,于是那些周末的回忆都一直是会心的温暖。还有茂名南路一带那些清幽的梧桐街道,在微雨而略带寒意的傍晚轻轻走过,套上还有他体温的外衣,一切风雨就此停歇。还有在初到中大那个黑色风球的下午,和朋友从联合向Shaw撑伞行进,一路无数次回头只因身后不断的山风呼啸。更不用提那些雨夜的通宵自习教室,一人独坐飘窗上回望楼下山谷夜雨。

    或许我也只是单纯的喜欢下雨,喜欢每场雨带来的纯粹感觉。

    是否钟爱雨天这个问题于我,正如,到底是蟒蛇还是帽子这个问题之于小王子。

  • 因为月内部门人员变动,于是周日的下午去办公室准备一些工作上的材料。诺大的玻璃屋静悄悄,带了一小盆周六买的绿植放在沙漏顶上,提醒自己时间和健康都来之不易。

    还记得去年末townhall时老板还提醒说12月到2月是最快的季度,因为假期拥叠和年末的种种效应,如果不留心,会是效率和效益最低的季度。现在看实在是太准确深刻了。然而我们的青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现在我和身边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觉得20岁之后的日子是飞得最快的,几乎还没做什么,就已经都本命年了。春节时和高中校友聚会,才惊觉毕业已经六年了,最青春而无声的六年就这样划过了。等发现时,折旧已经不可阻挡地以加速度开始运转了。

    但留连或负疚于昨天对未来没有任何意义。学会控制自己,活在今天,合理有效的运用资源(时间/金钱/健康/精力等等)成了永恒而常新的问题。

    进入2008之后,心内神奇地慢慢沉静起来,做事居然也可以慢一拍做的更细致。依然晴空万里的想,但也学会了尘埃落定的做。

    圣经里说,战胜精神的人,比攻城夺池的更强大。

  • 看完The L Word之后,听了许多原声音乐,其中这首是相当喜欢的一首,放在Shane逃婚Carmen一人独坐现场时。这部剧里这一对恐怕是为最多人钦羡的,结局(目前为止的)或许也是最令人扼腕的爱情烂尾楼。

    相比较美满幸福,缺憾往往予人更多感慨和启示,正似音乐戛然而止后的悠长回味和余韵。上帝总是给人一些不给一些,甚至有时拿去最美好的以提醒我们已得到太多。无数事实都证明了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常,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如何活在当下,才值得起每一个初升的朝阳,值得起爱人的期待,都成了需要反思和回顾的问题。

    长假在南京见了许多高中同学,转眼我们已经毕业快六年了,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变化,少数略显风尘仆仆。想起半个多月前见的高中老师,也是折旧得让人心疼。春节一过,长辈便开始叨念着已经本命年了,要如何如何云云。青春,似乎正以加速度消逝。

    值得庆幸的是,最近确实开始心内慢下来,学会慢看蓝天白云,学会细看社会民生,学会倾听,学会珍惜。成长仿佛春天里第一抹新绿,不知不觉孕育,无声无息便抽出了第一片叶子。

    公元二零零八,我的本命年,父母半百之年,开始脚踏实地生活的一年,为了将来而未来的无尽岁月。

    PS: 关于我爱过的男孩后半部分不写了,这部分过去之于未来并无意义。抱歉,争取以后不再挖坑。

  • 天涯上一张贴,感触很深,想起了过往的很多片断,曾经忽然之间爱上的人,那些恍惚的瞬间。

    小学里谈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个陈浩南式的,比我大三岁(因为留级)。不知道那时候的他怎么会喜欢那时完全“书虫”模样的我,而我喜欢他大概是他照顾我太多,义无反顾的结果是被班主任抹去我一身“官职”。还记得有一次下午去上学发现全班男生的眼神都怪怪的,问来原因是中午有个男生把手弄破了,以为女生会有创口贴,于是翻了我的书包。结果却找出了卫生棉。后来放学时他让全班男生排队到我面前一个个道歉。

    初中时的男朋友,现在想来很觉抱歉。他唱杰克牛仔的歌极好,人的感觉也有几分像,最后我伤他很深。当时我们有些小距离常通书信,初三班主任发现后便几次拆了我的信。于是中考前那段时间他每次只在信上写一句话“天空永远是蓝色的”。

    与高中时的男朋友相处时间最长,了解最多,与他的分手不仅促成了我当时最深刻的成长,还鬼使神差成就了我之后许多事情。他大概也是我唯一一个分手后还能心平气和处朋友的。我们是典型的朋友到恋人的发展路径。一次在他姐姐的婚礼上,他打了电话给我,有点喝多的说了许多,内容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可当时我的感受是希望把它录下,因为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听见如此炙热甜蜜的话语,可惜这句话到现在还是真的。他也是个有点暴力的人,一次他的朋友因为不小心坐到我写的信上,被他打得头破血流。与他的许多细节,现在想来真如隔世。不过也算是曾一起成长,一起任性过。

    大学里第一个男友是大二去香港一起读书时认识的,之前在博上很多次写过他。记得读书时有次去酒吧放"dancing queen"时,他微醺随着音乐摇摆,眼神飘过来的瞬间,感觉自己就那么融化了。大三开始我们相处了两年不到,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分手后才知道在他决定和我结婚的时候,我临阵脱逃了。我当时觉得双方都没准备好,而他说虽然早已原谅我,却从此对婚姻悲观。还记得他做极好一手菜,常常说我笨,在我大四毕业前踌躇要不要join gs@tk时湿着眼眶劝我留下。

    大学里第二个让我刻骨铭心的人也是在香港认识的。现在想来他也是我在高中毕业后遇到的精神力量最大的人,甚至大到有时候感到自己被感召。萍水相逢,电光火石,疏忽分离。离开他的那年冬天我开始在每年最冷的时节心口疼。分开三年后偶然重聚同一城市恢复联系却发现他刚结婚,半个月前再联系到发现他又跳槽。似乎每次我们联系,都在彼此生活的节点,只是我还一直记得那一年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做饭,一直还记得那年我们一起在海边看过焰火,一起在玻璃升降梯里看过城市落下初雪。似乎我们都还没达成那年在玻璃城许的梦想,然而达成时,彼此身边又将是谁。

    [to be continued]

     

  • The L Word是一部让人周末不想出门的电视剧。超喜欢Carmen的身材,Jenifer的脸部线条,Marina的音色,Bette的性格。最后把自己从电视旁拖开纯粹是出于健康的考虑。

    圣诞新年将至,无数人在休假,包括老板。于是这周本打算一个人清静把最近一个项目的预算做出来,准备明年开工,但持续干涩的眼睛不适却半途跳出来。请了一天假,体检,看眼科门诊,和休息。好在无大碍,都是些累出来的小毛病,调理休整一下就好。

    因为部门最近可能有些人事小调整,上周面试了两个小朋友,第一次换双眼镜看我们这帮80后,上下左右前后,有些新的感触。人生太短,生命太渺小,快乐太重要。

    本命年前的周末和朋友去皇家粮仓参加活动,很有些里程碑的意义。2008,全中国都在迎接奥运,全世界都会受到次贷冰山进一步融化带来的冲击,而我将在一个逐渐变熟悉的陌生城市迎接我的24岁。许多大大小小的心愿,在这北纬40度的冰冷空气里慢慢升腾起来。

    2008,我的千禧年。

  • 北京壹周

    2007-11-30

    老板一周不在北京,剩我一人与各部门周旋,都快PK成超女了

    下周去香港出差,周六打算故地重游海洋公园,有意同行者请吱一声

  • 觉得很值得推荐的两篇贴,也有颇多个人感触,先转载,评论日后有空慢慢添上。

    单身女人:她们害怕去爱吗? http://lome.blogcn.com/diary,12185679.shtml

    年龄的意味 http://lome.blogcn.com/diary,12229151.shtml

  • 整个八月

    2007-11-03

    公司楼下终于开了第二家餐厅,而且还是粤餐厅,之后starbucks, subway等等次第营业,加班的生活终于稍感解脱。虽然还是很怀念中信泰富楼下的Wagas和久光下的超市,人在北京,还是不要太挑剔的好。更何况随着连卡芙的开业,金树街也慢慢开始比较象样子。每次回家经过街对面的Riz-Carton,等红灯时看它玻璃外壳上巨大的水滴灯效,默默地一次次从最高点流星般冲向波光粼粼的底座,这样的深夜里城市的脉搏如此清晰,动人心魄。

    一切正在慢慢好转,虽然气温轻易就下了零度,生活,工作却仿佛慢慢踩稳了春天的鼓点。周三做performance review,基本上除了沟通技巧还需要加强外,总体还是拿到了9分。周四香港的大佬嘱咐我节奏要放慢些,说我很象年轻时的她,同样需要放慢速度的她。

    入职已近八个月,工作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艰难许多,好在自己的发挥也超过之前的预估。就像做学生时从来也想过自己20岁以后会爱上长跑,20岁之初也没想过自己可以忍耐北方的严寒。一切都是慢慢适应的结果,到最后人总会发现自己的极限其实比想象中难以达到的多。重要的是如何给自己设定目标和压力值,如何保持开放积极的心态,守得云开见明月。成长往往是回首的一瞬才真正体会到的。

    这一切的一切,送给自己和亲爱的你们,就着这一抹午后暖阳。